發行人的話  
         
 




張寶琴女士,
國立台灣大學商學系畢業、
美國田納西大學企業管理碩士,
曾任美國E. F. MacDonald Co.
行銷分析師,
國立台灣大學商學系講師,
世新大學報業行政系主任,
華視「行行出狀元」電視節目
製作人兼主持人,
聯合報公共服務部主任。
一九八四年創辦《聯合文學》,
現任《聯合文學》發行人。
著有《美國與台灣農產品產銷制度之比較》,
主編《高陽小說研究》、
《聯合文學20年短篇小說選(1984-2004)》等。
 
 
 


【文壇鉤沉】

創刊點滴紀實

張寶琴

 《聯合文學》2007年元月號(第267期)刊載〈嗨,霍榮齡〉一文,第63頁,內容如下:

 這位「開創者」稱得上是個義勇先鋒,一切皆源自她本性「無欲則剛」的機巧吧!那年的北海道之旅,巧遇「張寶琴」就允諾遙遠的約會,意外締結了《聯合文學》的開創之約。其實更早時期張發行人曾聯繫過她,霍榮齡開懷的解釋:當年自己常處在懵裡懵懂的世界裡,而張寶琴報上大名時,在完全不識的狀況下就婉絕了。異地同遊的緣分,令她慨然允諾,為《聯合文學》效力!
 《聯合文學》的版型是許多讀者所津津樂道的,霍榮齡再次表現她獨特的理念中,深厚的設計才華告訴她,文學讀物要一隻手就能握住的感覺最棒,像古書竹簡一般,能優雅的閱讀,而與其他雜誌層疊堆放時,它又能站在最上面,躍然出特別的質感。


 但事實發展的過程,與上述內容有異,特別說明如下:
 《聯合文學》創刊號(1984年11月)版權頁上,美術編輯是:黃賀、李兆琦、馬毓秀。
 《聯合文學》第二期(1984年12月)版權頁上,美術主編是:黃憲鐘。
 美術主編並不是霍榮齡。霍女士在籌備期間,雖然參與美術設計,但她設計的項目,只留用版型大小16K(17.5 × 26cm);其他例如刊頭「聯合文學」四個標準字,採當年聯合報系排版用鉛字體放大,且從左向右橫排,是寶琴主動提出,內頁設計、製作,由黃憲鐘完成。
 《聯合文學》於1984年11月1日創刊,該年7月4日,王惕吾先生指派張寶琴擔任發行人,自該日起開始籌備。
 7月7日寶琴電話邀約霍榮齡女士擔任美術設計。
 7月9日舉行第一次籌備會議,霍女士親自出席,聽取各方意見。
 7月12日舉行第二次籌備會議,霍女士親自出席,與會同仁討論出「在設計上力求展現整體性,配合精美的圖片及插畫,講求精緻的版樣、裝訂、紙質、印刷,以滿足讀者閱讀、欣賞、收藏的需要。」(見本刊1984年11月創刊號〈發刊詞〉)
 7月22日寶琴與霍女士等人在碧富邑飯店會面,討論設計項目以及合作方式。
 8月16日10:30am寶琴至霍女士工作坊,雙方同意:
 1.《聯合文學》的美術設計,除霍女士之外,另聘請二位助理,薪水由《聯合文學》支付。
 2.寶琴建議刊頭字用聯合報系排版用鉛字體放大,並表示鉛字體放大以後,不工整的毛邊很古意!
 3.請霍女士另安排時間參觀聯合報暗房,以便安排霍女士使用時間。
 8月29日2:30pm
 1.寶琴至霍女士工作坊,討論一些合約、頁數……等瑣事,並表示「聯合文學」刊頭字從左到右橫排,而不採用上而下直排。
 2.霍女士提出每期設計費、製作費等細目,雙方同意,每期以不超過NT.$120,000為原則。
 9月中旬霍女士陸續交來封面設計及內文設計稿打樣。
 9月17日10:00am。
 工作會議,就霍女士第一次封面設計,版型打樣討論,大家表示:
 1.封面設計強調文學性,請她再設計一個。
 2.版型大小:霍女士提出的版型非標準版型,每期耗損紙張甚多,但在寶琴力挺之下,同意採用。
 9月20日就霍女士第二次設計稿,開工作會議討論,決議:
 1.請丘彥明女士去拜訪霍女士,並幫她劃版。
 2.同時接洽另一設計者,以應萬一。
 3.因封面設計無法定稿,改以編輯委員群像:「我們創辦了聯合文學」為創刊廣告文案。
 10:00pm寶琴至霍女士工作坊,並帶點心慰問。
 10月2日聯絡黃憲鐘先生(由當時總編輯弦先生聯絡)。
 10月3日霍女士以眼睛不佳,自請辭職。
 10月4日黃憲鐘接替霍女士,擔任《聯合文學》美術主編。
 距離出刊日11月1日,只有3週,日夜趕工加班。
 10月22日寶琴與霍女士及霍女士的先生,在吉園日本料理午餐,霍女士表示很感激發行人體諒她的身體,改由黃憲鐘接替,所收NT.$240,000已用得差不多了。
 寶琴攜女兒安嘉與霍女士第一次見面是在1983年2月,日本東京巧遇,並同遊北海道,在認識之前並未提出任何合作方案。
 〈嗨〉文內容,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,可能記憶模糊,以致與事實有所出入,為了保護霍女士,及《聯合文學》的權益,特此說明。
 
  (二○○七年一月三日)



《聯合文學》發刊詞

建設文學的社會

張寶琴

 在千呼萬喚之下,「聯合文學」終於誕生了。
 回顧中國近代文學史,自五四新文藝運動以來,曾有無數才華卓犖、抱負高遠的文學家,投身於現代中國文學的創作洪流之中。他們為後人留下了歷歷可睹的文學資產,也在中國新文學的拓展史上,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鮮明印痕。「聯合文學」的創辦,代表了一項繼往開來的努力目標。我們認為中國文壇經過無數文藝作家的長期耕耘,再配合當前台灣社會的客觀條件,我們的文學已經到了豐收的時節,「聯合文學」將為這豐收的季節安排好廣闊的麥場和堅實的倉廩。
 這是一個充滿了嶄新希望的時代──科技日新月異、經濟繁榮富裕、教育空前普及、資訊瞬間傳遞,在在使現代社會洋溢著姿采與活力;但另一方面,這也是一個充滿了矛盾不安的時代──生存環境汙染、公眾道德低落、社會風氣奢靡、人際關係疏離,在在使現代社會閃爍著荒謬與困惑。做為現代中國人,做為關懷社會的知識分子,我們經過長期的深入觀察與冷靜反省之後,不得不坦率地承認:科技經濟的高度發展,已使現代社會產生了不容忽視的負面影響,而文學的功能,正是化除這一負面影響的有效途徑。我們必須舒解久被物質主義束縛的心靈,我們必須昇華科技過分膨脹所帶來的焦慮;我們必須使我們的感官與意識,在激情和喧囂中重歸寧謐靜美,我們更必須重新界定健全人格的意義,將健全的人格奠基在科技與人文均衡發展的磐石之上。
 我們深信,透過文學的感染和點化,人的心靈能夠更敏銳,人的精神能夠更超脫。於是,我們觀察自然萬物,莫不有情,體驗人生百態,也將深懷溫柔敦厚的慧心,而不至於憤鬱怨艾,激情躁進。以這樣超曠優雅的氣質和週遭環境交互印證、交互激盪,則人際之間的緊張疏離自然減低,和諧欣賞的妙諦情韻自然隨之而來。雖然,像這樣深美閎約的文學社會,只是一個理念的描繪,但我們誠摰地希望:「聯合文學」是使這個理念得以實現的觸媒劑;藉由「聯合文學」的創立,能多協助大家加速覓取一個合理的社會。
 我們深信,文學不應只是少數文學人口的奢侈品,而應該是全民生活的必需品;文學不應只是象牙塔裡的雕琢與吟詩,而應主動與整個社會脈動溶為一體。基於這樣的信念和認知,我們創辦「聯合文學」,無論在經營、編輯、內容、設計上,都與過去的文學刊物有些不同。
 ──在經營方針上:「聯合文學」雖然由聯合報系投資創辦,但在經營上是獨立、開放、自由的。我們尊重個別作家的思想背景與創作風格,在合理的範圍內,我們提倡多元的關懷層面和廣泛的參與角度,希望能為當前海內外以中文創作的人,提供一個真正開放的園地。
 ──在編輯旨趣上:「聯合文學」嘗試以七十年來中國新文學的成就為基礎,努力突破定型的思考方法和表現模式。我們一方面強調文學超越時空的本質,探索文學的倫理意涵和藝術性,另一方面,我們也必須兼顧文學反映現實、反映時代的社會功能。我們真誠地期待文學創作者,共同攜手,奮揚努力,拓展這片園地,開創中國文學的新機運,為人性尋找樂觀進取的定義,為苦難的時代做見證。並且,在國際上突出台灣的文化地位,以宣揚中國人睿智卓越的表現,肯定中國人堅毅奮鬥的美德。
 ──在內容與設計上:以廣義的文學為出發點,舉凡中國古典文學、現代文學創作、國際文壇動態、世界文藝思潮、大陸文壇實況、中外報導文學、文學批評、書評、文學史話、及與文學有關的藝術賞鑒、文化探索、社會參與等,均涵括在內,以期一方面擴大中文創作者及讀者的視野,另方面則提供一片豐茂肥沃的文學土壤,孕育更多的文學創作者及愛好者。在設計上力求展現整體性,配合精美的圖片及插畫,講求精緻的版樣、裝訂、紙質、印刷,以滿足讀者閱讀、欣賞、收藏的需要。
 ──在編輯方向上:縱的方面,傳承中國文學的命脈,加速新文學的成長;橫的方面,薈萃世界各國最新的文藝思潮,以兼容並蓄的開闊胸懷,整合中國當代意見分歧的文壇,使高層次的文學作品,普及於社會各個角落,以提昇大眾文化生活的品質。
 「聯合文學」是屬於大家的刊物,誠懇邀請所有關心社會與文化,願意接近文學與藝術的朋友,共同經營這片廣袤的原野。我們深信,這片文學原野裡所綻放的繁花慧景,必將回饋到我們整個的社會,使我們的社會成為優雅又雄渾、進取又穩重、浪漫又理性的多元化社會。
 「聯合文學」歡迎您!

 原載於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一日《聯合文學》創刊號

 


《聯合文學》週年

週年感言

張寶琴

 好像奇蹟似的,「聯合文學」自去年十一月一日創刊以來,創下了中國文學雜誌上許多新的紀錄。
 記得去年十月廿八日,第一批「聯合文學」創刊號兩萬本在市面上開始發行,三、四天之後,「聯合文學」臨時辦公室內的電話響個不停,各處書報攤、書店,都紛紛要求補書,坐在由三夾板搭成的臨時辦公桌旁,負責總經銷的聯經公司和本刊業務部同仁,為書量不夠分配爭得面紅耳赤;同時,長期訂戶的劃撥單,從十月廿七、廿八日開始大量湧進,十月廿七日五百張,廿八日六百張,三十日一千三百張,卅一日一千一百張,至十一月三日止,就有五千名訂戶,這兩萬本書除了市面零售之外,尚有兩千多名訂戶的書,無法按時寄出,怎麼辦呢?「再版一萬本」,十一月五日「欠與歉」的啟事廣告刊出,為了「欠書」而向讀書「致歉」。一本嚴肅的文學雜誌能有這樣的市場反應,不是新的紀錄嗎?
 在以後的幾個月中,許多原來在書報攤零買的讀者,對「聯合文學」的內容、品質和風格有了信心,從郵政劃撥寄來的長期訂單繼續不斷湧進,至今年四月廿三日,我們收到了第一萬戶訂單──高速公路員林交流道全體員工所訂。一本非通俗性的文學雜誌,能有一萬多名長期訂戶,這不也是個新的紀錄嗎?
 「聯合文學」在創刊之初,就嘗試用現代化企業經營的方式,希望將「質刊」與「量刊」並重的理想實踐出來,經過一年來的考驗,證實了此一方向是正確的,這種理念的實踐,不也是一種新的紀錄嗎?
 正因為有這一連串令人興奮的事實,也更加重了我們戒慎恐懼之心,我們冷靜沉思,嚴肅檢討,「聯合文學」距離理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!
 1.在內容上:就過去十二期來看,雖有各類創作、「我看文學」、「作家專卷」、「國際文壇」、「大陸文壇」、「文人與藝旦」、「咖啡屋文學」、「晚清小說」、「光復前台灣作家的愛情生活」……等專欄或專輯之設計,並出版了兩個專號,但仍未臻美善。給讀者的感覺或許是海外作家的作品比重嫌多,真正與社會脈動融為一體的作品嫌少,社會參與及關懷的層面不夠多元化,發掘新作家的工作顯得不夠,古典文學及評論性的文章有待加強等等……,我們也針對這些缺失做了通盤檢討,因此,未來策劃內容時,我們將更廣向的約稿;在新人的發掘及培植上,我們曾於今年八月舉辦了「第一屆全省巡迴文藝營」,有八百多名熱愛文學創作及欣賞的朋友參加,我們將繼續與他們保持聯繫,並計畫陸續推出新人作品;為了鼓勵、激發文學創作,擬於短期內設置「聯合文學獎」,使「聯合文學」真正成為一個獨立、自由、開放的園地。
 2.在設計上:「聯合文學」精緻典雅,兼具傳統與現代的設計風格,頗獲好評。未來,我們以十二期一卷為一系列,每一系列都呈現不同的風貌,使讀者在看到每一期「聯合文學」時,都有意外的驚喜。
 3.在服務上:我們希望在能力可及的範圍內,提供最親切、有效的服務。例如,長期訂戶資料的電腦化,已於創刊後二個月內實施,這樣本刊訂戶可在較快的時間內收到「聯合文學」;任何時間電話查詢或地址變更等,我們也可以立即答覆與處理。
 為了推廣文學,我們曾一直以低於成本的售價,供應讀者,今年十月號起,零售價格雖已略作調整為每本新台幣一百二十五元,也只是接近成本的售價,精美的品質,謙虛的售價,是「聯合文學」服務讀者的一貫方針。
 為了吸引更多愛好文學的朋友,我們曾舉辦「文學扎根」系列活動,在未來的日子裡,我們也將陸續推出與文學有關的藝術活動,「聯合文學」不僅是靜態的,也是動態的。
 「聯合文學」是作者、讀者、編者三位一體的長久事業,換句話說,他是「作」、「讀」、「編」三者共有、共治、共享的文化出版服務事業;必須有作者的賜稿和關心,讀者的訂閱和迴響,編者的策劃和綜理,三方面的「共治」才能使「聯合文學」進步再進步,充實更充實;而「聯合文學」經營的成果也是作者、讀者、編者所共有共享的。具體言之,我們希望讓作者享有更優厚的待遇,讀者享有更滿意的品質和內容,工作同仁能享有更安定的工作環境。
 當然,過去一年來,各位編輯委員、作家、及讀者們已給予我們許多熱烈的參與、支持,在此謹代表全體工作同仁致最誠懇的謝意和祝福,同時懇請所有愛好文學、關心文化與社會的朋友們,讓我們繼續攜手合作,使「聯合文學」辦得更好,文壇的生機更健旺,文學的長河更壯闊。

 原載於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一日《聯合文學》第十三期


《聯合文學》二十週年社慶

《聯合文學》發行人張寶琴女士致詞

 各位長官、各位藝文界、學術界、工商界、媒體界的朋友們、各位女士、各位先生大家午安:
 今天在全世界最高的大樓「台北101」舉行「《聯合文學》創刊二十周年慶祝茶會」,我既期盼又害怕的這一天,終於到來了!
為什麼我期盼這一天呢!
 《聯合文學》於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一日創刊,當時報禁、黨禁尚未解除,文學雜誌相繼停刊,為了填補文學雜誌的斷層,我自願背負起文學責任、文學使命,希望憑著文學的良心為當代華文文學留下時代的見證!創刊初期由聯合報給予人力、財力的支援,但我個人認為一個事業的永續經營,必須朝盈虧自負、自給自足的企業模式去規劃,在這樣雙重挑戰的自我期許下,《聯合文學》從單純的雜誌出版走向多角化的經營,例如成立出版社、出版叢書、接受政府及民間機構委託承辦文學相關的活動,培育專業編輯經理人才,代編專書等等,跌跌撞撞的,終於跨進了二十年的門檻!
 今天各位百忙之中撥冗光臨共度《聯合文學》二十歲生日,在場的每一位貴賓,都是《聯合文學》的貴人,這二十年來,各位以不同的角色,支持、愛護、鼓勵、肯定著《聯合文學》,作家們賜稿,專家學者指導,長期訂戶及讀者的訂閱,政府機構,工商企業界刊登廣告或贊助活動,通路廠商的發行配合,藝術家們提供封面畫作,印刷廠商加班趕印,紙商優惠供紙,歷任總編輯的投入,全體工作同仁誠摯的奉獻,因為各位的參與才有二十歲的《聯合文學》,在此,謹向在場每一位貴賓,致上最誠懇的敬意和謝意。
 還有我要謝謝我的家人,首先是我的丈夫,聯合報系董事長王必成先生,他給予我充分自主與自由的空間,讓我做我自己,成就我自我理想的實現。還有我二位親愛的女兒,安嘉、安君。《聯合文學》創辦初期,正是她們最需要母親呵護的年紀,那時長女安嘉十歲,次女安君二歲,我回家晚了,常常留字條,上面寫著:「親愛的媽咪,我餵妹妹喝過牛奶了,還烤了土司麵包等妳,妳還沒回來,我和妹妹先睡了,祝妳有個好夢!別忘了在我聯絡簿上簽名喔!女兒小安敬上」總是讓我滿懷歉疚,淚水盈眶!
為什麼我害怕這一天的到來呢?
 自我期許的社會責任,背負了二十年,熱情還能持續多久?如果《聯合文學》是我的戀人,和他廝磨了二十年,我會不會移情別戀呢?心是無常的,我還能掌握多久?
 當然有辛酸,才有喜樂,二十年來的努力,已開花結果,各位,你是不是覺得文學市場做大了,文學閱讀人口增加了,文壇新人輩出,甚至各行各業,嶄露頭角。
 在創刊時,我們曾訂下一個無私的目標,在發刊詞上,我曾寫著:「文學不應只是象牙塔裡的精雕玉琢,文學應該是人人生活中的必需品」放眼看去,雖然不中亦不遠矣!
 二十年前《聯合文學》是唯一全球發行的華文文學雜誌,文學獎只有三、四項,文學新人難以出頭,但今天的台灣,文學雜誌如雨後春筍,大大小小文學獎不下一百種,文學類的新書平均每天有五、六十種上市,越來越多的人可以文學寫作、文學編輯、文學出版安身立命!
 每年舉辦的「全國巡迴文藝營」、「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」,培養鼓勵文學寫作人才及文學閱讀人口,歷屆小說新人獎得主,有許多人對社會深具影響力,我試舉三位:
 吳錦發先生在一九八七年以〈春秋茶室〉獲獎,現任文建會副主委。
 王文華先生在一九九○年以〈性、政治、強暴案〉獲獎,現在是兩岸最受歡迎的作家及行銷趨勢專家。
 林錦昌先生在一九九一年以〈無聲的迴廊〉獲獎,是陳水扁總統的文膽,曾任陳總統機要秘書,現任國安會諮詢委員。
 至於高行健先生的全球第一本短篇小說集,是聯合文學在一九八八年出版的,十二年以後,他以《靈山》一書獲諾貝爾文學獎。
 文學是超越政治的,文學是不分地區的!
 在這裡我要大膽地宣稱:「只要人類有七情六慾,文學就不會式微。」各位,在文學的花園裡,奼紫嫣紅盛開,趁今日良辰美景,讓我們把茶言歡,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懇請各位繼續給予鼓勵和支持。
 謝謝各位聆聽!
 更祝福各位圓滿自在
 平安喜樂

 原載於二○○四年十二月一日《聯合文學》第二四二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