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○○期選載
作者
【發行人的信】
春與秋其代序──《聯合文學》二○○期感言
張寶琴
200期特別刊載
那些人.那些雜誌.那些故事
守護著普羅米修斯的火種──試說「文化雜誌」的青春與不朽
廖仁義
在變與不變之間──美國《紐約客》的傳統與挑戰
郭強生
【詩】
暴雨將至
陳大為
人子啊,人子
 
【聯文活動集錦】
朱亞君加盟聯合文學
編輯部
春與秋其代序──《聯合文學》二○○期感言
◎張寶琴
 


 從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創刊,於今,《聯合文學》已印行了二○○期,像一個完滿的小循環,貯蓄了能量,要往下一個二○○期前進;《聯合文學》要繼續為心靈錄像,為文明規劃地景,像雪夜仍鳴叫的夜鶯,像葉慈(W.B. Yeats)筆下,隱然在守衛著的放鷹人。
 無限的創作循環就像是文學長河裡壯闊的浪花──曾不若滄海之一粟,但絕對留下美麗的倒影:那些時代的感受、誠懇的困惑、飽滿的觸發,一一在作家的筆下得到了呈現;於此,我要向二○○期以來,在《聯合文學》發表作品的作家們,致上深深的敬意,沒有他們的努力,台灣的人文風景,會顯得多麼的貧瘠。
 經過閱讀,創作者的苦心孤詣才有了對話和意義,也方能生成循環,為情感積澱精美,為集體創造意識;藉此,我要向《聯合文學》的廣大訂戶和讀者,表達衷心的感謝。
 幾個月之前,我才在大雪紛飛的異國旅館中,翻看第一九六期的「高行健專號」,獨自體會一位作家曾有之孤絕,如何轉化為堅定的信念和溫煦的照拂,給了別人感動與力量。記得那時,我渾然忘了外面在下雪。
 當時是冬日,而如今,時序已是夏季。春與秋其代序,《聯合文學》才剛唱完序曲。

來到台北的
魯賓遜
 
5203344
 
做自己的教主
 
高行健專號
 
門與窗
 
橋專輯
 
小說新人獎
 
楊牧特輯
 
生旦淨末丑專輯
 
說鬼專輯
何西•馬帝專輯
 
懷念逝去的 詩人專輯
 
旅行簿子專 輯
 
席德進專輯
 
波特萊爾專 輯
 
2000年love事件
 
新世代小說 家聯展